轻舟无歌

[百日喻王-第十六天]《一次停电》


居然在前20天的目录里被@到了兴奋www

拉低水平系列

题材来源于生活。

两人同居设定,时间大概是世邀赛之后两人都退役了。

第一次参加百日喻王活动请多关照www

谢谢小天使的捉虫

正文——

“那我先去洗澡了啊。”王杰希拿了洗澡用的换洗衣服,上楼去浴室洗澡。

两人并不是那种,因为不差那个钱就浪费着浪费那的人,不大的浴室没人用,就没开灯,黑漆漆的一片。

王杰希左手抱着换洗衣服,右手随手打开墙上左边第一个开关。

“碰”的一声从他头顶上传来,像是什么东西爆了一样。他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往浴室门外后退了几步。他睁开眼是,家里已经是一片漆黑。

“杰希!你没事吧!”喻文州在叫他。

“我没事,是不是跳闸了?”虽然被那一声吓得不轻,不过接下来并没有任何的动静,王杰希想了想,大概是跳闸了。

“不知道,刚刚那声是什么声音?你有伤到吗?”楼梯那儿传来脚步声和光亮,喻文州的声音也离他越来越近。“我找到了手电筒。”

“没伤到,左边第一盏灯好像是……爆了?”王杰希结果喻文州手里的第二把手电筒,指向浴室的方向。

“嗯……不管了,先下楼吧,楼下有蜡烛。”喻文州顺手就接过王杰希手里的衣服担在自己举着手电筒的臂弯上,然后牵起他空下来的手。

“放手,”王杰希并不理会喻文州的那套,“牵着走楼梯容易摔跤。”

——

“好了。”点上两盏蜡烛,喻文州记得,这还是有一次,他想给王杰希做一顿烛光晚餐,等他做好了菜,才发现自家原来备着的蜡烛是那种没有一丝情调可言的红色蜡烛。

连个座都没有。喻文州看着手上不仅没有一丝情调,现在连颜色都没有一丝美感了的蜡烛,脱下围裙,准备跑到楼底下对面的超市买个有点气氛的蜡烛。

结果等他回来的时候,王杰希也刚刚冒着雨回来。他淋了个湿透,头发还在滴水,落在地板上积了一滩水。喻文州愣了一会儿,随后听见王杰希的一声喷嚏,赶紧放下蜡烛把人推进浴室。喻文州准备的烛光晚餐也因为王杰希感冒发烧泡了汤。

“我去看看是不是电闸跳了。”王杰希举着手电筒,单手搬了把椅子到电箱那儿,站上去发现,果然总电闸显示着关,他试着把电闸推上去,发现好像被卡着了一样,推不到最顶上。他又试着讲几个其他的电闸关上再打开,那总电闸依旧推不到最顶上。

“怎么样了?”喻文州在底下看着,顺手帮他扶着椅子。

“不知道,电闸推不上去,找电工吧。”王杰希从椅子上下来,喻文州给他让出地方,护着他下来。

“那我打电话了。”喻文州摸到餐桌上的手机,拨通了物业的电话。

王杰希在餐桌旁坐下,看着餐桌上两盏烛火摇曳的蜡烛,耳边传来喻文州和物业交流的声音。

“在想什么呢?”喻文州打完电话,来到王杰希身边。

喻文州的脸在小小的烛光里一会儿明一些,一会儿暗一些,但他的眼睛中印着的火光让王杰希不禁愣神。

喻文州对着他似乎永远恰到好处微微上扬嘴角,当自己感冒的时候,没包糖衣的药片发苦,这人哄着自己——搞得自己像是小孩子一样——把感冒药给吃了的时候;当这人自己感冒的时候,搞得又像他才是小孩子一样地撒娇,说要自己亲一口才肯吃药的时候;当世邀赛的时候,他温柔到近乎宠溺的忍受着黄少天一刻不停地“轰炸”,并说少天仔细听叶神讲话的时候——一点也不像现在,这人越来越像B市的人,开始忍不住跟自己怼两句;当世邀赛的时候,遇上特意来给自己加油的方士谦,一见面就来了个时隔3年的拥抱,正在叙旧的时候,喻文州又插进来说叶修找我有事,而后看向远道而来的方士谦的时候。

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人都十分有默契地把手电筒给关了,家里只剩下两个人和两盏蜡烛,静悄悄的。客厅是黑的,厨房倒还有些蜡烛的光照进去,瞬间让王杰希产生空间缩小到只有喻文州和自己的餐桌这一片。

在喻文州眼里又是一幅别的景象了。王杰希冲蜡烛发着呆,火光也同样印在他的眼里,似乎是因为他离光源更近一点的缘故,从那双眼睛里,还能看到烛火在跳动,仿佛随时会跳出王杰希的眸子。

王杰希的发色偏淡、发质偏软,一点不像微草的那个严肃的队长,抿着的唇线仿佛能刺进对手眼里。有些略长的刘海在平日里制造了不少阴影,但这时的光源却是与王杰希水平位置,几乎照亮了他脸上的每一个角落。他右手托着腮,左手随意地搭在桌上,旁边是关着的手电筒,仿佛一张在烛光里静着的一幅画。

“没想什么,刚刚在发呆。“王杰希抬眼看他,“要不去楼上把那灯的灯泡给换下来?”

“行啊。”

——

“你小心一点啊。”王杰希举着手电筒帮喻文州照明,另一只手想喻文州之前对自己的时候一样扶着椅子。他好不容易搬了个椅子上来,因为楼上唯二的两把椅子是自己和喻文州的电脑椅,那种自带滑轮的椅子根本不能站在上面。

“知道了。”喻文州动手去卸灯罩,“杰希,帮忙拿一下。”

王杰希忙伸出一只空着的手,改为用脚帮喻文州稳着椅子。低头一看,呆住了。

“……”

“怎么了?”喻文州见亮光没了,低下头去看王杰希。

“有虫子……”王杰希自从见过南方的蟑螂以后,开始从“讨厌虫子特别是那种长着毛的”变成了“害怕一切除了煮熟了的螃蟹虾子小龙虾等海鲜的甲壳类纲节肢动物以及无脊椎动物”。

“扔水池里就行了,一会儿我来处理……”喻文州说着,却也接过王杰希伸长了手臂递到自己面前的灯罩,“等等,这是……十二星瓢虫?”

“不管,你赶紧搞干净。”王杰希跑到洗手池迅速地洗了遍手,然后又回到喻文州这儿给他照明。

“那明天早饭就麻烦你做早饭了哦。”喻文州从椅子上下来,走到洗手池旁边,不出意料地看见王杰希后退了几步。

“知道了。”

“早饭得在8点30分之前做完哦。”

“行。”

“确定你能早起吗?”喻文州想着自从退役以后开始,恋人没有一天在9点之前起床的赖床习惯。

“可以,你赶紧处理。”王杰希发誓说他会给自己设十个闹钟让自己起来的。

“好。”喻文州把灯罩往水池里倒扣,磕了几下确定干净了后打开水龙头,把那只已经不动了的瓢虫已经其他的两只小虫一起冲下下水道。

“继续,杰希帮我照一下。”喻文州又踩上椅子,准备下灯管。

“你小心点,会不会还带电啊?你要不要带个橡胶手套?我听说橡胶是绝缘体。我去给你拿吧,不会很久的。”

“放心,不用手套的,总电闸都跳了哪还会有电。”喻文州看着王杰希绷着脸,却说了一连串的话,觉得有些好笑。

“真不会有吗?”王杰希还是有点担心,毕竟被电到了可不是什么开玩笑的事。

“不会的,”喻文州利索地拔下插在环形灯泡上的电线,“已经好了。”

喻文州下来,把灯泡跟灯罩一起放在洗手池旁边的台子上,洗了把手,对王杰希笑笑。

“哦,那就等电工来吧。”王杰希一秒翻脸,仿佛刚才担心的人不是他一样,就差在脸上写上“冷漠”两个字了。

——

“所以,是不是以后洗澡都不能用那第一个开关的灯了?”王杰希同喻文州一起坐在餐桌旁边,回复了之前一首托腮一手搭在桌子上的姿势,跟喻文州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

“不会的,过两天一起去买个新的灯泡就行了。"

“如果冰箱里的冰淇淋解冻了怎么办,是不是会都化掉?”

“有可能,不过不会这么快的。而且电工马上就会来的。”喻文州能感到在黑暗中王杰希有着不同于平时的焦躁,他试着安抚他的情绪,转了个话题:“你居然没第一个想到可乐。”

“可乐又不会化,不过还是冷着的好喝,趁现在我去开一瓶。”王杰希起身打开冰箱的冷藏层,拿了一瓶可乐,顺便帮喻文州拿了一瓶他比较爱喝的冰红茶。

“叮铃——”门铃的声音打断了短暂的地方寂静。

喻文州几乎可以看见王杰希的眼睛瞬间亮了,然后人就跑去开门了。

门外站着的是门卫室的以为老大爷,他说没有值班的电工,画了点时间,只好自己跑来了。

老大爷操着一口纯正的口音,跟他们解释说,因为楼下的电闸也跳了,所以他们这儿的电闸才打不开。“现在应该就可以了,我刚刚已经在楼下给你们打开电闸了。”

喻文州站上椅子,把总电闸推了上去。

王杰希听着家里的电器一个接一个响起接过电流、通了电打开的声音,不知道为何莫名的心安。

“冰激凌不会化了哦,杰希。”

END.

[喻黄王]《一个生贺》

此文又称:《王杰希的腿玩年》

之前被封号了。。。迟到了的生贺抱歉啊。。。

没敢打单cpTAG。。。

请叫我开坑狂魔谢谢。

有私设高亮注意:王杰希的柔韧性很好。

天雷滚滚,o到没有c。

柳非和个别角色没有身高资料,有身高私设。

准确说,这一篇cp向并不明确,算是喻黄王粮食向。




正文——



事情发生在国家队凯旋回归的庆祝活动上,联盟趁着他们拿了第一届世邀赛的冠军,办了个像是往年全明星一样的活动,参加的包括所有的国家队队员以及领队,还有各个战队的部分成员,算得上是这么多年来,人请得最多的一次活动。

主持人是往年全明星的主持人,跟这些人说熟也熟,说不熟也不熟。

开场长达10分钟,众多从不同战队过来的战队成员鱼贯而入。

“王杰希,你说这次活动会不会像以前全明星那样分队打吧,那你用不用魔术师打法啊,我跟你说这次世邀赛我可是趁机好好研究了研究你的打法,如果要我们俩单挑的话我肯定能赢的!”黄少从前排的座位回过半个身子,手臂搭在旁边喻文州的椅背上,冲后排的王杰希讨论。

王杰希刚刚正在和邻座的许斌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自己不在战队时队伍里发生的事,听见黄少天对着自己一顿语音轰炸,回答:“怎么可能像全明星那样,那联盟还拿什么吸引观众。”

“我想也是,这么大的舞台大概是有什么任务或者类似真人pk之类的吧。”喻文州也回过头来,不算强的灯光打在他的侧脸上,半逆着光的面容说不出的柔和。

“那么,这些就是比赛规则了,在比赛之前,我们先来一个小热身吧,有请微草战队和蓝雨战队上台——”主持人解说着比赛的规则,请上了联盟出了名的对头上场。

“晚上好,我是王杰希。”王杰希调整了一下耳麦,一旁的队员也跟着打招呼,微草这次来了许斌、高英杰、柳非、刘小别还有袁柏清。

“各位好,我是喻文州。”喻文州站在主持人的另一侧,随后依次是黄少天、卢瀚文、宋晓、徐景熙和李远。

“几位准备好了吗?那么我就来讲这次的规则了。”主持人挥了挥手中的台本,“这个小热身决定一会儿的优先权,热身的内容就是——接力劈叉!”

“……哈?”黄少天脸上的表情僵了一秒。

“真是有难度的项目啊。”喻文州笑了笑,低头看了看卢瀚文的牛仔裤。

“那我们赢定了!”柳非欢快的声调引起了黄少天的注意。

“这么有信心啊?柳非妹子你们难道有什么秘密没告诉我们?速速招来!”黄少天已经站在起点线上了,蓝雨战队先,测量记录下长度以后,再换微草。

“李远你再下去一点啊你估计就只贡献了70厘米吧。”第一棒是黄少天,人虽身小但是腿长,尽管韧带硬如钢铁,但还是拼命够到了130厘米长。

“队长对不起……我不应该换牛仔裤的……”卢瀚文特别喜欢最近的这种漏洞的爆款牛仔裤,来这儿参加活动时特地和喻文州申请了不穿蓝雨队服配套的那条松松垮垮、用他的话来说特别老土的裤子。

“景熙你挺厉害啊,再加加油。”喻文州最后一棒,在他之前的徐景熙规规矩矩地穿着在卢瀚文眼里特别老土的裤子。

“队长……你快点——”

“队长你快一点啊啊啊我快撑不住了!”看见喻文州在那不知有意无意地磨时间,第一棒黄少天已经整个人都不好了。

在卢瀚文牛仔裤的限制下,蓝雨以六个人7米3的成绩结束。

“……我不想说话。”黄少天被卢瀚文拉起来,无视舞台那侧选手席内笑倒一片。

微草的第一棒是柳非,女孩利索地一字马劈了下去,然后往前挪了挪,绷直了脚背——193厘米。

“不公平!柳非学过舞蹈的吧!我强烈要求换下柳非!”黄少天在一边按摩自己似乎被强制拉长了20厘米的韧带,一边抗议。

“导演组,麻烦掐掉黄少天的麦。”王杰希安排刘小别第二棒,冲舞台下面的导演组打招呼。

导演给他比了个“收到”的手势。

“微草目前的成绩想当尴尬啊——”主持人看着第三棒的袁柏清贡献了1米后,后面的许斌只贡献了40厘米后,想着果然上帝是公平的。

“噗哈哈哈哈许副队你原来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表示柳非再怎么厉害他都没意见了,许斌的这40厘米赢了。“你们微草要是这样能赢我叫王杰希你爸爸。”

“呵呵,”王杰希最后一棒,“黄少天你等着叫爸爸吧。”

他站在许斌旁边,右脚尖贴着许斌的脚,“你把脚绷直一点。”又往左边移了一点,开始移动左脚。借着摩擦力和自身的重量,整个人向左下滑,他时刻注意着和整个队伍保持直线,直到双腿都紧贴地面,行成完美的一字马。

微草的队服裤子不是紧身的款,但是在大幅度的拉扯下,宽松的裤腿变得紧贴皮肤,包裹着大腿。

王杰希181的身高,身材比例又特别好,长腿在常服的长裤下总能在每次被街拍的时候霸占眼粉的手机内存。

王杰希的腿不是那种细到似乎只剩下骨头的筷子腿,更不是那种宅男坐在电脑前坐太久了下肢浮肿的那种腿。腿的线条笔直且流畅,大腿内侧没有赘肉,小腿没有田径运动员那样夸张凸起的肌肉,只是每日的长跑使得肌肉紧实,穿上紧身的裤子相当养眼。

今天来参加活动,王杰希也穿了一双比较流行的小白鞋。队服裤子被他卷起一截,搭配的船袜,露出一截几乎没被阳光晒过的脚踝,哪怕微草的队服和配套的裤子都是绿色为主色,如此护眼的颜色穿在王杰希身上却也说不上的好看。

劈成一字马的双腿从视觉上来讲非常的优美,和绷直的脚背行成的直线,硬是让人看出一种舞蹈表演的感觉。

“英杰你脚再绷直一点,许斌你能不能再下来一点。”王杰希看着自己的脚尖顶着7米28的线,回过头看向许斌,两人此时的海拔有着很大的差距,王杰希需要抬起头才能看见许斌的脸。

“我试试……”许斌动了动,用体重把自己往下压了压,他仿佛预见到自己大概会有一段时间都不能好好走路了。

王杰希绷直了自己的脚,调整调整姿势,身体帖着腿向下压。

“咳咳……7米34!恭喜微草胜利!”主持人的声音刚刚落下,高英杰、刘小别和袁柏清直接倒地上了,王杰希抬起身子,手撑在后面半倾着上半身,收回自己的腿,站起来后去扶柳非。

“我去开挂了吧你,居然会劈叉?!”黄少天没在意蓝雨输给了微草的事情,比起输赢,王杰希这不符合宅男的柔韧性更加让人震惊。

“王队学过舞蹈?”喻文州早已经退下舞台,耳麦依旧带着,但是导演组已经掐掉了声音。

“没有,天生的。”王杰希掸了掸裤子,舞台上仍有些许的灰尘。

“我的妈呀王杰希你这刷新了我的三观啊,你对得起咱们宅男的称号吗啊?”黄少天勾上王杰希的肩,把喻文州的手挡了下去。

喻文州只是笑了笑,顺势搭上了王杰希腰。

“别管那些,先叫爸爸吧。”王杰希满意地看着比蓝雨多出的4厘米。




END.



求轻点打。。。

《M.》 第二章

第一次用电脑码字。。。

时隔一个月的更新。。。

怂成球)

不管你信不信我本来打算7月份日更的来着结果我的手机坏了是摔坏的说起来还是特别戏剧化的一幕我本来拿着手机准备拍荷花的结果那天早上刚刚下过雨地上还很湿而且我正站在那种特别容易打滑的砖上脚下一滑连人带手机手机是重点摔了一跤人没什么事就是手机完全摔坏掉了然后拿去修本来以为我爸爸会骂我一顿的结果并没有我刚刚开始还有点庆幸结果下一秒就想起来我的阴阳师还没凑够主角信物我本来还想再换一个神乐的来着小神乐又那么可爱呜呜呜然后想着手机能修多久啊结果被告知三星A3这种型号在中国并不是热门的款我等了整整8天期间工作人员还告诉我并不一定能修的好虽然现在修好了但是我只有一天的时间去准备我7月本来打算好日更的存稿了。。。

事情大概就是这个样子,所以本来打算日更的现在要看我脑洞爆发和那手残一样的手速了。。。

废话很多,下面走正题。

唔。。。ABO设定O会有生理期没错就是女生的那种生理期又不适者请赶快速度撤离,王杰希是O,喻文州是A。

放心生理期和发情期不会一起来的不出意外不会有肉的因为群里的太太说了未成年不要看肉写肉以免思想不正。





正文(终于)——






两队的友谊赛不是第一次打了,喻文州虽然作为比赛上的对手来说并没有权力来到微草内部,但是作为王杰希的Alpha,每当到了王杰希的各种不便期时,喻文州就会坐上飞机来这儿陪他。可以说,微草的训练室,喻文州只有来这儿打比赛的时候能参观熟悉一下,但是微草的宿舍楼,尤其是王杰希的宿舍,他连哪儿有插头可以充电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比赛时,王杰希并没有上场太多次,除了一如既往的守擂以外,团队赛他们打了3次,王杰希也只上场了1次而已。

“还是疼吗?”喻文州团队赛道是每场都上场了,一场团队赛中间的休息时间里,他赶紧复完盘后,去找王杰希。

“有一点,可能是止疼药的药量不够,下次可能一次要吃两片。”王杰希手里捧着一杯热水,杯子里的水温有些烫但是并不烫手,里面加了红糖,看上去要是可乐一样。

比可乐难喝多了。

王杰希这样想。

喻文州看他额头上有些冒汗,以为是穿着羊毛衫有些热着了,问他要不要换一件长袖开衫,或者微草队服的长袖外套,结果王杰希说不热,这才明白他现在大概是药效失效了疼得厉害。

“我帮你重新冲一袋热水袋吧。”喻文州打开训练室的柜子,那儿意料之中还有两个空的热水袋,柜子上的烧水壶还烫着,刚刚王杰希手中的红糖水就是用这壶水冲的。喻文州熟练地停开热水袋的塞子,冲上热水后吧塞子拧紧了后有在边缘塞了两团纸。他知道这个牌子的热水袋,他们蓝雨的训练室里也有个一样的,那是喻文州怕王杰希忘带热水袋,要用时却没有热水袋可以用,特意买了一个和王杰希管用的牌子留在训练室里备用。

给热水袋冲上热水后,递给王杰希,换下他怀里已经有些转凉的。

“你要我说你什么好,杰希你也要自己记着点啊,这种时间的前后你都要注意,不能吃冷的喝冷的碰冷的这些事要我说多少遍。”喻文州在王杰希前蹲下,他看见王杰希抱着水杯的手不受控制的发颤,胸口像是被狠狠地揪了一下,他伸出手包住王杰希的手,帮助他稳住。

“我忘了。”王杰希抽了抽鼻子,他现在难受到想哭,虽然自己一个大男人哭鼻子大概很变态,但是如果哭一场能换来不会疼的生理期,或者换来穿越回昨天提醒自己明天就是你的生理期了的机会,他大概已经不顾形象的哽出声来了。

从刚刚最后一场守擂开始,王杰希就已经感觉到药效大概失效了,他在第一场团队赛开打之前灌下一杯热水,指望能稍微舒服一点,没想到没什么作用。到现在,王杰希就算能强忍着等到今天和蓝雨的友谊赛全部结束,也忍不住自己加重的喘息。耐不住长时间的疼痛,那不停消耗着王杰希的精力,他只能安排柳非上场,替换下自己在团队赛中的位置。

“是不是疼得厉害?我送你回宿舍休息吧。”喻文州上前准备扶他起来,王杰希也只好依他。

喻文州扶着他跟两队的队员打了个招呼,让他们继续打,阵容随意。

王杰希虚虚飘飘地好不容易回到了宿舍,又吞下两片止疼药后躺下,窝在被窝里看着喻文州在宿舍里小的灶台那儿给自己煮面做饭。

好像更疼了……王杰希皱着眉头想,他企图把被子裹得更紧一点,整个人连着被子缩成一团。

“怎么了?还是很疼吗?”喻文州给他冲了新的红糖水,他自己试了一下水温尝了一口,才知道红糖水并不是甜的,反而有种怪怪的味道。他撇了撇嘴,把红糖水递给王杰希。

“嗯……好像更疼了一点……”王杰希眯了眯眼睛,发胀的泪腺刺激的眼睛酸疼,他快要禁不住掉眼泪。

“别哭别哭,一会儿就不疼了。”喻文州看他眼眶泛红,下一秒就有眼泪跑了出来,落在枕头上,发出“啪嗒”的声音。

王杰希疼极了,哽了两声又皱着眉忍住不让自己哭。他这幅模样让喻文州看了特别心疼,想怪他昨天吃冷的,一点也不在意今天会疼成什么样的样子,但看到疼极了会在自己眼前掉眼泪,偏偏这种疼除了吃止疼药也只能慢慢养,帮她揉肚子更是一点用的没有,喻文州只能看着他疼累了以后睡着,自己除了给他换热水袋、给他冲红糖水以外什么都做不了。

止疼药一般都是半个小时后才能发挥药效,但抵不住被疼痛磨到疲惫不堪,王杰希闭上眼睛睡着了。

昏昏沉沉地醒来时,喻文州也躺在自己身边。王杰希睡了一会儿,感觉精神好多了,止疼药大概也是到了药效挥发的时候,现在他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喻文州虽然也躺在自己身边,但他并没有睡着。

“醒了?”喻文州说着爬起来,问他:“怎么样?好点了吗?”

“嗯,好多了。”王杰希的声音有点哑,随后就见喻文州递来了一个保温瓶。

“热水袋还热着吗?要不要换一个?”喻文州又回到他的床边坐下,伸出手帮他按了按太阳穴。

“好。”王杰希对着水杯吹了一口气,热水哈飘着白雾,但是刚刚抿了一口发现水温刚刚好。“谢谢。”

“照顾你是应该的,”喻文州冲他笑了笑,“饿了吗?已经7点了,我帮你把面热了再吃。这次煮了清淡的,加了青菜。”

“好。”

喻文州已经起身又去忙活了,王杰希也准备起来去一趟厕所。

“别光着脚。”王杰希听见喻文州喊,默默地把刚刚迈出去一步的脚收了回来。他回头看了一眼,人还在灶台旁边低头忙活,头也没抬。

“你怎么知道我没穿拖鞋?”王杰希路过灶台的地方,头架在喻文州的肩膀上,喻文州早把面的汤沥干放了冰箱,这会儿才没有被泡得发开,又重新烧开水,加上盐和少量的白胡椒粉重新煮面。

“你的坏习惯,我还不知道?”喻文州回过头蹭了蹭他的鼻尖,顺便在人嘴上偷了个香。“我还知道,刚刚睡醒的话,你可特别容易脸红。”






TBC.

生日快乐。

感谢。

点文

喻王吧。

因为我开始考完了。

点吧点吧。

带梗啊。

不过也可以点目前有的一篇《M》就是了。。。

占TAG致歉。

点完删。

[喻王]《M》 第一章

慎入!!!

慎入!!!

慎入!!!

O到没有C!!!

预警!!!:

ABO设定,重点是男性Omega同时拥有发情期和生理期。

生理期每个月都回来,发情期的周期比较长。

本文中有部分生理期的描写,若是有不适请撤退。

同时教导男生怎么照顾好在生理期的女朋友。

来自被姨妈折磨得想要自尽的我。

来自没有人照顾的我。

生无可恋/

顺便520快乐。


正文——


临近冬天的B市挺冷,虽不是最北边的那些城市般冻,但也比四季如春的G市冷多了。

“队长,最近几天你要注意一点啊。”柳非看着从宿舍楼来到训练室的王杰希说。

“嗯,谢谢。吃过早饭了吗?”王杰希穿着长袖衬衫,外面还套了一件羊绒外套。早上刚刚吞过两片止疼药,现在准备充个热水袋捂着。他找到训练室的烧水壶,接了水之后放在座子上打开电源。

“吃过了,队长你也早点去吧。”柳非记得每个月的这个日子,王杰希每个月会有不方便的那几天正好就在自己的“亲戚”刚走的时候。

“嗯,英杰他们起来了吗?”烧水壶在“轰隆轰隆”的工作着,里面的水“咕嘟咕嘟”地沸腾着。

“他们已经去食堂了。”

“知道了,那我也去食堂了啊。”

“好。”

王杰希把开水冲进柜子里的热水袋里,小心地没有溅出来或是烫到手,把塞子塞进去,又用纸团堵上,检查了一下没有烫到自己的可能,才放心地抱在怀里。温热的热水袋隔着衣服贴在小腹上,虽是已经有止疼药的作用,肚子还是隐隐作痛,现在热水袋好了,王杰希舒服地长出一口气。


来到食堂后看见高英杰和许斌他们坐在一桌,高英杰看见王杰希来了,冲他招了招手。

“队长,已经帮你打好饭了,今天早上张姨煲了红豆稀饭,还热着呢。”高英杰也知道自家队长这几天不舒服,帮人打了早饭,放在保温盒里热着。

“谢谢。”王杰希在高英杰身边坐下,脚翘在桌子底下的铁杆上,使热水袋能正好随着重力压在肚子上。

红豆稀饭煲得很好,红豆、薏仁、小米都提前一天泡在水里,熬得微烂,家了一些冰糖,甜丝丝的很对王杰希的口味。

“不用谢,队长今天还有和蓝雨的友谊赛……没问题吗?”高英杰笑了笑,等会儿就要有一位吵闹的人跟着蓝雨过来,不知道王杰希有没有那么多耐心对付那剑圣。

“……”王杰希用勺子舀稀饭的动作顿了一下,随后又继续把稀饭送进自己嘴里。“没问题,喻队也会来的。”那人还不至于不知道自己生理期的日子,他的话应该会帮自己管好黄少天。

“王队早啊。”话音刚落,喻文州的声音就从后面传来。

“这么早?”王杰希早饭刚刚吃完一半,柳非就从训练室接到电话去把蓝雨的那群领了进来。

这次居然没有先听见黄少天的声音。

“这不是记得这几天杰希家里来“客人”嘛,就乘早班机过来了。”喻文州从他身后伸出手,借着若不是王杰希坐着就绝对不会有的身高差,把他外套的拉链拉上。“B市冷,你要注意一点。”

“哦。”王杰希继续低头吃早饭。“几点起得床?少天是还没睡醒吗。”

“5点半。”喻文州笑了笑。

“呵,怪不得。”王杰希就知道自家这位无论如何也不会让黄少天在这几天烦自己。“哪天回去?”

“怎么,才刚来就要赶你男朋友走啊。”喻文州从后面环住王杰希,181的男性的身躯不会瘦小,流畅的骨架撑着特殊人群独有的纤长的线条。

“你想多了。”王杰希往喻文州怀里靠了靠,较为温暖的怀抱让自己比较舒服。“等我们吃完早饭就开始友谊赛吧。”

“好。”喻文州伸手试了试保温盒的温度,随后探向王杰希怀中的热水袋。“粥还热着吗?热水袋要不要重新冲一次?”

“喂喂喂……不用那么小心翼翼地吧,最近我有注意——”王杰希皱着眉抬起头刚要反驳,随后便僵住了。

“怎么?想起来前天你更新的微博了?”喻文州无奈似的笑了笑。

“……嗯……”他想起来了。

“这么冷的天还吃冰棍?”

“……”

“杰希,你确定等会儿你可以上场?”

“……”

“止疼药吃了吗?”

“够了,”王杰希往后倒在喻文州怀里,皱着眉头苦着脸。“我做好今天疼死在电脑桌前的准备了。”

“唉……我说了多少次了,你这段日子的前后都要注意保暖,你就是记不住。”喻文州叹了一口气,接住王杰希的重量,弯下腰靠在他的肩上,同样皱着眉头。他轻轻捏了捏王杰希没什么肉的脸,想下手重一点让他长长记性,但想起那人疼极了时脆弱到掉眼泪的模样又忍不住心疼。

“那你以后提早几天过来盯着我呗。”

“这是邀请吗?”喻文州笑了出来。

“……白日宣淫啊,喻队。”

“嗯?”喻文州一脸无辜的样子,像是并不知道自己刚刚说的话像是有什么容易让人误解的地方。

“没事,”王杰希喝完最后一口稀饭,耸了耸肩,防止自己马上站起来的时候撞着喻文州的下巴。“走吧,英杰、柏清叫剩下的人起床,我先带你们去训练室吧。”

“好。”喻文州看着瞬间消失为负的身高差笑了笑,叫上一直都在后面的蓝雨,跟着王杰希上楼。


TBC.

[喻王]《太阳雨》

第一次写王受请多多关照,这里透明萌新蝶柒。

正文——




天气不太好。

天气不太好,王杰希的心情虽然并不是因为这天气,但是同样的糟糕。

和喻文州吵架了。

但是真正让他心脏难受的是喻文州到现在还没有跟他说话。

两人已经有一个星期零三天没有说过话了——算一算,居然冷战了有这么多天。

打破了历史记录。

王杰希披了一条毯子,窝在写字桌前,用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那主机电脑他没用,因为是喻文州的。

喻文州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手里握着遥控器是不是点两下,切换个频道。

两人就这样互相赌着气,哪怕他们从起床开始,到一日三餐,再到晚上睡觉,没有一刻不跟另一个人在一起。

距离从不超过10米。

喻文州和王杰希还是一起吃饭,睡在一张床上,背对着背,就是不和王杰希说话。

冷战嘛。

“……”王杰希想起了冰箱里的牛奶似乎喝完了,也像是想要逃离这个让人快要无法呼吸的地方,他起身,拿上钱包和钥匙,外套也没穿便出了门。

“……”喻文州看了一眼轻声关上的门,轻轻叹了口气。

没有摔门,看上去不是离家出走了。

喻文州也起身,来到厨房,准备做中饭吃。

不是离家出走就好。




然后下雨了。

突如其来就下了,并且在两分钟内从毛毛雨下成大雨。

杰希还没回来。

喻文州看了一眼窗外,汤已经炖好了,但是王杰希还没有回来,他也没打算吃饭。

他没打伞,没套外套……

喻文州皱眉,把汤的火关了,取下围裙,拿上钥匙准备出门去找王杰希。

出门后一阵冷风就逮着喻文州衣领与脖子间的缝隙窜了进来,他缩了缩脖子,立高了衣领,想着还好自己带了一把伞和他的毛绒外套,不然等会儿杰希得感冒。

打开伞还没走两步,雨中出现一个从转角处冲过来的人,身上穿着王杰希出门时穿着的那件长袖衬衫,虽然早已经被淋成落汤鸡,那衣服看上去一点也没有挡风或是保暖的作用。他手上还提着一个超市的塑料袋,里面的东西看上去有些重量。

“杰希——”喻文州认清那人的脸,上前几步高举着伞,试图把那人接进伞内。

王杰希抬头看了喻文州一眼,确定是他没错,在他面前减速,避免把地上的积水溅到人身上,随后钻进了伞里。

“先把外套套上,你出去怎么不——”

“哈啾——”打断他的,是王杰希的一声喷嚏,他整个人抖了抖,抽了抽鼻子,换来另一个喷嚏,“哈啾——”

“啊呀杰希你肯定是感冒了,我给你带了外套,先披上,咱们赶紧先回家,你先泡个热水澡等会儿我给你熬生姜水。”

“哦……”王杰希帮人举着伞,任他给自己过上毛绒绒是外套。他记得,这件外套还是去年秋天买的,因为喻文州说他冬天穿的衣服不够暖和,就从X宝上订了一件。“这次记得加红糖。”

“好的好的,先赶紧回家。”喻文州结果王杰希手里的伞,拉着他的手往家里跑。

“呼……哈啾——”一口气跑回了家后,喘了口气又打了个喷嚏。

“你去超市买什么了?”喻文州这才想起王杰希手上的塑料袋,上面印着超市的名字,看上去不轻。

“给。”王杰希把袋子扔给喻文州,自己脱了鞋和外套向浴室走去。

喻文州撇了一眼,是自己平时喝的那个牌子的牛奶,冰箱里大概是没了。

“噗……”喻文州笑了,看着人有些狼狈地把头发捋到耳后。

他走到浴室,抓着王杰希湿透了的衣领,吻上有些发凉的唇。

“唔……”王杰希推开他,“会传染的。”

“没事,传染就传染吧,”喻文州拿起一旁的大浴巾,披在王杰希身上,手上解开他的衬衫扣子,开了地暖的浴室内慢慢升温,沾了水的滑腻的皮肤也慢慢回温。“这么久了,我实在忍不住了——”

“杰希,我们结束冷战吧。”

“好。”

狂风吹过,太阳终是露了出来,虽那雨还下着,但阳光已为世间万物披上一层暖洋洋的光。雨滴仿佛在发亮,映射着太阳的温度。阳关从天上随着雨撒下来,跑进人的窗户、跑进人的阳台。洗刷着的天空蓝中带着金灿灿的颜色,似乎刚刚的大雨不曾让天空阴沉。




天晴了。




END.